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颂的博客

行走尘世间,欣赏内心的风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种语言 一种文化 一个城市  

2016-05-24 21:41:07|  分类: 沪渎之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     到超市里去买东西,走到结账台前,看到两个熟悉的收银员,用蹩脚的普通话在相互交流账目。我愣了,这两个营业员都是上海人啊,怎么不说上海话啊。蓦然想起一句话,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就是两个上海人面对面在讲普通话。我笑了。

        听到我的笑声,两个收银员抬起头,问我怎么啦?我说你们两个上海人,怎么不讲上海话,讲普通话啊。而且还说得那么吃力,说得轻松点倒也罢了。其中一个收银员说,我是上海本地人呀,上海闲话讲勿大好,所以还是讲普通话。虽然讲得勿好么,反正伊普通话也讲得勿好的,大家勿好么,心理平衡点呀。

一种语言   一种文化  一个城市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 

      走出超市想想,现在的上海话也真是,已经被官方钦定的普通话,以及各种来到这座城市的人带来的各种类型的普通话,冲得七零八落。甚至连很多在上海本地出生的,父母是上海人的小孩,都操着一口熟练的夹生普通话,而真正的上海话,反而是不太会说了。

        “落雨喽,打烊喽,小巴辣子开会喽”,
       “山浪有只老虎,老虎要吃人,拿伊关勒笼子里。笼子坏脱,老虎逃脱,逃到南京,逃到北京,买包糖精,摆勒水里浸一浸,密西密西拉胡琴。”
       “本来要打万万记,现在辰光来勿及,马马虎虎打十记,一、二、三、四-----”
       “笃笃笃,卖糖粥,三斤胡桃四斤壳,吃侬肉,还侬壳”。
       这些朗朗上口的童谣,现在的小孩别说唱,大多连听都没有听过。这些充满灵性和童真的念白,已经在这座城市里消失了。

        与这些消失的童谣一起式微的,还有沪剧,评弹,淮剧,越剧,当然还有国剧京戏。这些有着浓郁地方文化色彩的戏剧,没有了地方语言的支撑,也逐渐离他们的观众越来越远。因为他们的观众,已经听不懂他们在唱什么了,也没法欣赏他们的演绎的美了。 

         也许有人会说,历史曾经抹杀掉很多东西,连我们自己都会被历史抹杀掉。这话没错。历史的长河,确实是会渐渐消融掉很多东西,很多先人前辈的创造。但是,自己有意选择放弃,或者抹杀先人的创造和文化的传承,那就是人为制造文化的浩劫。这是一种罪过。

一种语言   一种文化  一个城市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 



        很多人也许觉得,一种方言么,有啥好坚持的。大家都说普通话,不是更有利交流么?言之凿凿,听上去,很有道理。但实际上呢,方言的产生是离不开居住地区的历史传统和地理环境的。一个在漠北长大的孩子,是无法理解“小桥流水人家”的婉约的。同样,一个在江南水乡长大的孩子,是无法想象“大漠孤烟直”的苍凉的。人对语言的利用和创造,来自他身边的环境以及传承。很难想象,没有方言文化支撑的孩子,会用普通话细腻地表达出他自己深切的感受。

        坚持说方言会影响交流么?其实也不会。秦始皇是万世一帝,够厉害了。当年搞文化统一,也不过就是搞“书同文、车同轨”。也就是书写按照一种标准文字,而从来没有要求去统一语言发音,并没有扼杀方言,于是今天才有了灿烂的中华文化。而且,即便是在古代,没有全国统一发音的普通话,在一个区域内也有相应的官话。比如浙江官话,苏白。越剧能在大江南北拥有广大的戏迷,就是因为越剧的念白用的是浙江官话。而昆曲之所以能够成为百戏之祖,也是因为昆曲的念白是苏白。

        有些人,尤其是到异乡谋生的人说,方言难学啊,又没有教材。方言,比如上海话,难学么?其实一点都不难学。想不想学好方言,其实取决于你的态度,你对融入这个异乡城市的意愿和对这个城市历史文化的尊重。小时候弄堂里有个小姑娘,从小生活在北方的姥姥家,十来岁时来到上海祖母家读书、生活,一句上海话都不会讲,也听不懂。在祖母和邻居的帮助下,二三年后就能讲一口流利的上海话,而且真正融入了这座城市,享受她生活在这座城市应有的感知和快乐。

         若干年后,小姑娘说起当年刚来上海生活,学习上海话时,讲了一个趣事。某天,祖母说,“阿囡啊,到酱油店去拷5分洋钿老酒,3分洋钿醋“。小姑娘拿起老酒瓶醋瓶,一路背诵着祖母说的”5分洋钿老酒,3分洋钿醋“的上海话发音。一路走向弄堂口的酱油店。走着背着,刚走到弄堂口,突然发觉自己背迷糊了,竟然忘记该怎么说这句话了。涨红着脸,赶紧转身再跑回家,再问祖母一遍上海话”5分洋钿老酒,3分洋钿醋“怎么说,又一路背诵着,才算是完成了到酱油店买老酒醋的任务。

一种语言   一种文化  一个城市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 
马路对面,
当年弄堂里小姑娘背着上海话去拷“5分洋钿老酒3分洋钿醋”的酱油店,
因为西藏路拓宽,已经荡然无存了。


        要是有这样的态度和精神,还有什么方言是学不会的呢?别时不时地祭起”普通话有利交流“的旗子,而让自己游离于你生活的异乡。也别抱怨,因为你不会说你生活所在的异乡方言,而别人歧视你这个异乡人。别人没有理由因为你的到来,而放弃自己的文化和传统,由此而造成的隔阂,只能由你自己去解决。即便,别人能用并不擅长的普通话与你简单的信息交流,你能享受到交流的乐趣么?肯定不会。你能融入这个城市并且享受生活在这里的乐趣么?估计也很难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8)| 评论(17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