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颂的博客

行走尘世间,欣赏内心的风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边走边看 之 弄堂记忆  

2015-11-11 22:23:55|  分类: 沪渎之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 弄堂,上海人对于相邻房屋之间空间的称呼,
类似其他城市称呼的巷,胡同。
对于今天很多游客来说,弄堂是窥见老上海风情的一个地方,
而对这个城市里的人来说,弄堂,是曾经,或者依然延续的生活。

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 上海曾经遍布石库门建筑,一组相邻的石库门建筑,
构成的一条或者几条弄堂。
这些弄堂通常会有一个名称,
比如这个民国十九年(1930年)建成的志成坊。
上海弄堂的正式称呼,通常是坊,或者里,极少有叫弄或者巷的。
比如志成坊、树德里、厚德里、文元坊、复兴坊。

这些弄堂的名称,通常是与当年投资者的名字,比如厚德里,那个投资人叫石厚德,
或者与周边道路有关,比如复兴坊,挨着复兴路边上。
这跟今天的楼盘动辄冠以“加州阳光”、“威尼斯小城”等风格完全不同。
恪守着中国传统的居住区命名方式。
里,曾经是中国城镇居住区的最小管理单位,海峡对岸至今仍有里长。
这里在七八十年代之前,也有里长,叫里委会主任,好歹还有个里委会。

这些年城市改造速度很快,当年的弄堂被大批拆除了,
而新的居住区,改叫社区了,
里委会也成了社会工作委员会。
听着似乎没啥错,挺中性的,可是,传统的文化却被丢弃了。
里,或者坊的命名方式,可是从唐代的长安就有的。
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 这些相邻的弄堂之间,通常有门,晚上可以关闭,防止匪盗。
志成坊还保留着当年水井。通常每条弄堂里,都有水井,
我小时候居住的弄堂里,也有一个。
这个水井并不是用来饮用的,而是用来冲洗弄堂的地面,以及防火。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 老弄堂里充斥着游客,他们也许很好奇,当年的人在这里是怎样的生活。
其实一条弄堂,对上海人来说,就像他们在老家的村子。
上海是个移民城市,居民来自全国各地,主体居民来自江浙粤三省。
离乡背井的人,在弄堂里找到了自己的生活落脚点,和自己的精神归宿。

对很多出生在弄堂里,并在这里长大的人来说,这里就是家乡。
你是厚德里的?你是复兴坊的?
居住并不太远的人,相互询问几句,就能听出亲疏远近来。
我们弄堂里的,亲近感,类似是,我们村里的。
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 石库门破墙,变成了冰淇淋店
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 卖土耳其冰激凌的
原本想对焦在蛋筒上,虚化那个小伙子,结果,都被虚化了,没拍好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 对于很多北方人来说,最鄙夷上海人的一点就是,你们怎么在弄堂里晒衣服
上海可没有北方那么的场院,狭小空间里要晾晒衣服,只能是在天井里,或者弄堂里
当年的人们也很淳朴,没人会对着邻居的内衣多看几眼,反正你家也要晒出来的
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 一个很标准的石库门生活场景。
底楼的人,可以在天井里晒衣服,楼上的,只能从窗外搭架子晾晒了。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 今天这些石库门,看着陈旧,破烂,
其实当年能住进租界石库门的,都算是社会成功人士。
至少得是个职员吧?否则你连亭子间都住不起。
当年租房子的押金,可是要金条的。

这个天井被搭了个顶,变成了店铺的一部分,跟楼上的居民分开了。
其实当年这样的石库门,基本是一层一户,甚至是一栋一户,
住的是相当宽敞的。有天井可以晾晒衣服,也不用在弄堂里晒衣服。
只是49年之后,这个城市里基本没有建造过居民住房,
除了在曹杨地区少数的几个供劳模居住的工人新村。
二三十年过去,当年石库门里小孩都长大了,房子变得紧张了。
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
 这个建筑应该不属于原来的弄堂,可能是大跃进时里弄工厂搭建的仓库

 
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
 灶披间的窗户被拆掉了,

螺蛳壳一样的地方,也做了道场,开了个小酒吧
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
 弄堂里这样的空间是当年孩子们的天堂,

放学后在这里跳橡皮筋,打弹子,斗鸡,刮豆腐格子,

当然后来也办过向阳院,这样的空间是孩子们搬个小板凳做功课的地方,

刚开始有电视机的时候,里委会会把电视机搬到弄堂里

14寸的黑白电视机前,可以站满上百个人。

下午四五点钟,就有孩子拿着小板凳来占地盘

今天在社区里已经看不到几百个人看一场球赛或者电视剧的场景了

可那样的生活,真的很让人回味
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
 这里现在变成了开放式的酒吧,吃客来自四面八方,

当年这里也一样有这样的小桌子小板凳,可吃喝的,都是邻居。

几张方凳拼成一个桌子,各家拿几个菜出来,

坐在小板凳上,海吃胡聊,是夏天常见的风景。

邻居的交情,就是这样一点点积累起来的。

今天,邻居要一起坐在一张方桌前,

那肯定不是吃喝了,而是打麻将了。

除了麻将,今天的邻居,似乎找不到其他的交流方式了
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
 古代饭堂,一个来自台湾的料理品牌。

没进去,不知道这个饭堂怎么样。

不过在80年代以前,弄堂里确实是有公共食堂的,

里委会可以买饭票菜票。

家里有老人或者孩子,不能做饭的,可以在公共食堂里吃饭。

当年的双职工父母,真不用为孩子太操心,

不用担心孩子在家里没有饭吃,没有人照顾。
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
 弄堂的上方,通常会有过街楼

是两栋石库门之间的连接部分,是属于左右石库门楼上的某一样

有的弄堂很长,过街楼很多,远远看,很压抑。

像一个个连续不断的城门洞。

弄堂里的回忆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对了,这里是田子坊。
今天上海大名鼎鼎的弄堂旅游地。
其实这里的正式名称应该是叫志成坊。
当年被一群先锋的画家,比如陈逸飞、尔冬强等人在这里租房子开画室,
老顽童黄永玉用古代画家田子方的名字来命名这片画家聚落,
而又入乡随俗地在田子方的方上,加了个提土旁,变成了田子坊。
其实田子坊今天名气很大,但当年却并不存在。

明儿就是十月初一了,吃饱喝足的爷,也该起来走两步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印象上海
阅读(1694)| 评论(49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