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颂的博客

行走尘世间,欣赏内心的风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雅韵,呢喃在江南烟雨里  

2012-10-03 22:03:44|  分类: 沪渎之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雅韵,呢喃在江南烟雨里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
    评弹的丝弦声,是江南烟雨里独特的声音。粉墙黛瓦、小桥流水、窄巷石路、桃红柳绿,这些江南的标识,唯有融合了江南雅韵,才能鲜活起来。没有那些独特的声音,那一切,不过是一幅画面,可以是当下,也可以是一百年前。而有了这些声音,才证明你拥有一份活在当下的闲适生活和心情。走在粉墙黛瓦间,踩着古旧的石板路,耳边若隐若现地传来一阵如风般的丝弦声,那是什么感受?告诉你,当下,你身在人间天堂。


自唐宋以降,苏州便是江南的文化高地。这里不仅产生了被誉为“百戏之祖”的昆曲,还产生了说唱艺术的集大成者——苏州评弹。评弹历史悠久,有文字记载的人和事,从明朝就开始了,其实更早可以追溯到宋朝。其实这些都不需要细致考究的,苏州弹词至今都保留了大量的唐诗宋词的样式和曲牌。读书时,听着文学课老师唾沫飞溅地讲解着西江月、鹧鸪飞等宋词曲牌,就直乐;说半天都没说明白,听一段苏州弹词不就明白了么?有时看着某些话剧演员,用极富张力的声音、用来自莎士比亚时代西洋话剧的路数,深情地朗诵宋词,真想提醒他:老大,宋词是用来唱的,不是朗诵的。不都写着曲牌名称了么?

 雅韵,呢喃在江南烟雨里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
 苏州评弹是评话和弹词的合称。评话由单人表演,类似全国人民很熟悉的评书。弹词则是两个人表演,有弹有唱。通常男女合演,男演员被称为上手,弹三弦;女演员被称为下手,弹琵琶。通常上手承担大部分说的内容,并承担书中的男性的角色扮演;而下手承担书中女性的角色扮演。男女档是基本的组合形式,但也有少量的男双档和女双档的。比较知名的有张鉴庭、张鉴国兄弟;杨振雄、杨振言兄弟;以及苏州评弹团的魏含玉、侯小丽。

从文学的角度来说,苏州评弹传承了中国古典诗词的精华,而从史学角度来说,苏州评弹几乎是一部完整的中国历史教材,内容弘富。既有《西厢记》、《红楼梦》、《玉蜻蜓》、《珍珠塔》等才子佳人的书目,更多的则是历史类题材,比如《封神榜》、《西汉》、《东汉》、《三国》、《隋唐》、《七侠五义》、《说岳全传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英烈传》等等。

 雅韵,呢喃在江南烟雨里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
 苏州评弹说噱弹唱俱全,可以说是说唱艺术的集大成者。

        而从道德伦理角度说,苏州评弹弘扬传统的价值观。在苏州评弹里,杀富济贫、精忠报国、忠孝节义这样的观念,是苏州评弹书目中的主旋律。可以这样讲,江浙沪地区的传统价值观念的传承和历史的教育,是苏州评弹、以及扬州评话这样的文艺表演形式来完成的。这比当下的什么主旋律,强大有效多了,也唯美多了。

 雅韵,呢喃在江南烟雨里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
       书场里的评弹表演,亲和力极强,说书先生随时可以和台下听众有交互。说书先生说得很酣时,一个老伯伯进来找人,喊着老王。说书先生顺手就接了过来:俄此地有麦克风,俄来搭奈喊,老王、老王,奈阿勒郎?(老王你在吗?)然后自嘲地说,伲说书先生要求就是要全面,寻人启事格生活也要做咯。台下一片笑声。

雅韵,呢喃在江南烟雨里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
 说书先生的表演极其富有张力,身体语言、表情极其丰富。
江阴评弹团的青年演员崔勇,苏州人,是个由票友下海的演员,表演功力相当可以。

从文史哲等各个方面来说,苏州评弹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和守护者。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来评价苏州评弹,我会说,这是一门唯美而又完美的艺术。也正因为如此,从明朝到上世纪末的数百年间,苏州评弹的影响力是极其巨大的。苏州评弹虽发源于苏州,但影响深远,基本覆盖全部的江浙沪地区。也因此,江南地区便有着深厚普及的书场文化,而评弹也就成了呢喃在江南烟雨中的雅韵,是江南烟雨中听得到的风景。

 雅韵,呢喃在江南烟雨里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
 评弹的弹唱,极具唐诗宋词的风韵

雅韵,呢喃在江南烟雨里 - 老颂 - 老颂的博客
 
上下联手,珠联璧合

  徐丽仙,著名评弹大师,评弹“丽调”的创始人。她的作品《蝶恋花-答李淑一》曾经被她的学生余红仙在全国唱红。这也是全国人民最接近苏州评弹这门艺术的机会。《新木兰辞》是徐丽仙的名作。很多学生学习木兰辞,念到唧唧复唧唧,木兰当户织,都觉得头晕,那就听听徐丽仙的《新木兰辞》吧

 

《新木兰辞》 徐丽仙 

唧唧机声日夜忙,(木兰是)频频叹息愁绪长。

惊闻可汗点兵卒,又见兵书十数行。

卷卷都有爹名字,老父何堪征战场。

阿爷无大儿,木兰无兄长,(我)自恨钗环是女郎。

东市长鞭西市马,(愿将那)裙衫脱去换戎装。

登山涉水长途去,代父从军意气扬。

朝听溅溅黄河急,夜渡茫茫黑水长。

颦鼓隆隆山岳震,朔风猎猎旌旗张。

风驰电扫制强虏,跃马横枪战大荒。

关山万里如飞渡,铁衣染血映寒光。

转战十年才奏捷,归来天子坐明堂。

策勋十二转,赏赐百千镪,木兰不愿尚书郎。

愿将明驼千里足,送儿早早回故乡。

爹娘闻女来,出廓相扶将。

姐姐闻妹来,帮我理红妆。

小弟闻姊来,欢呼舞欲狂;

磨刀霍霍向猪羊;一家喜气上面庞。

开我东阁门,坐我西阁床;

脱我战时袍,着我旧时裳;

当窗理云鬓,对镜贴花黄;

含笑出门寻伙伴,伙伴见她尽惊慌。

同行一十有余载,不知将军是女郎;

谁说女儿不刚强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印象上海
阅读(1408)| 评论(3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